搜索 解放軍報

特別策劃丨紀念艦:回望的桅杆,沉重的錨鏈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於 童 沈業宏等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1-10-08 06:43

紀念艦:回望的桅杆,沉重的錨鏈

中山號紀念艦

定遠號紀念艦

阿芙樂爾號紀念艦

憲法號紀念艦

亞利桑那號紀念艦

圖為貝爾法斯特號紀念艦

圖為勝利號紀念艦

《紀念艦:歷史的另一種銘刻》一文在今年8月本報《兵器大觀》專版刊出後,不少讀者對文中的紀念艦給予了關注。

本期《兵器大觀》繼續圍繞這些紀念艦進行策劃,結合它們為何能成為紀念艦進行扼要解讀,以饗讀者。

由於長江號紀念艦已在《紀念艦:歷史的另一種銘刻》一文中進行了較為詳細的介紹,本版策劃沒有涉及該艦。

——編 者

多次見證重要歷史時刻的淺水炮艦

中山號紀念艦

■於 童 沈業宏

湖北武漢,金雞湖畔,屹立着一座形似戰艦的博物館。館內,陳列着彈痕依然在身的中山號炮艦。

這些彈痕來自1938年武漢保衞戰中該艦與日本戰機的那場殊死搏鬥。那場戰鬥,中山艦在沉沒前再次見證了中國軍人面對強敵的不屈與血性。

1938年10月24日那天,中山艦在武昌金口鎮附近水域與日機遭遇。當日機進入軍艦火力射程,艦長薩師俊一聲令下,所有槍炮一齊開火,日機見狀爬入雲端,頃刻不見蹤影。下午3時整,6架日機從空中直撲過來,對中山艦輪番轟炸,將左舷炸出一個大洞。薩師俊一面命令堵洞,一面組織還擊。正在這時,一發炸彈又落在艦艉,輪機長和一名輪機兵當場陣亡。薩師俊被炸斷左腿,鮮血直流,他忍痛靠在欄杆上繼續指揮。

副艦長懇請薩師俊離開軍艦去醫院治療。薩師俊高喊:“我身為艦長,應與軍艦共存亡。”艦體傾覆之際,水兵們強行將他抬上舢舨離艦。日本戰機對着滿載傷員的舢舨密集掃射,薩師俊等24名官兵壯烈殉國。

對中山艦來説,這是它坎坷複雜的經歷中最悲壯的一段航程。作為紀念艦,它不止一次地見證過一些重要歷史時刻。

中山艦原名永豐艦,是清朝於宣統二年(1910年)向日本三菱工廠訂購的淺水炮艦。排水量780噸,裝備着英、德、瑞士製造的各種口徑火炮8門;以煤為動力燃料;全艦可佈置兵力100多人。

隨着清政府大廈垮塌,永豐艦漸漸與中國革命有了交集。

1915年,袁世凱稱帝復辟。孫中山發出討袁宣言,停泊在上海的永豐艦通電起義。

為反對北洋軍閥獨裁統治,孫中山發起護法運動,永豐等7艘軍艦南下廣州,加入護法艦隊。

1922年6月,陳炯明叛變革命。它載着孫中山先生和艦上官兵英勇反擊,粉碎了陳炯明扼殺革命的陰謀。有史學家研究發現,孫中山此後創建黃埔軍校,東征北伐,聯俄、聯共、扶助農工,許多思路都發端於這個時期。

1925年,孫中山逝世。廣州革命政府為紀念孫中山,將永豐艦改名為中山艦。

1926年,它作為見證者,目睹了蔣介石製造的震驚中外的“中山艦事件”。這起事件,表明蔣介石在徹底叛變革命道路上又邁出了一步。

這些歷史事件,高頻率地出現在同一艘戰艦上,讓中山艦最終成為一代名艦。

20世紀90年代,在相關部門的組織下,中山艦被打撈出水,經過修復之後重見天日。2006年,中山艦紀念區和中山艦博物館建設工程開工,數年後正式對外開放。

自此,中山艦便以新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向人們展示着昔日仁人志士自強不息,不斷為民族獨立、國家富強奮鬥的精神。

揹負歷史啓示未來的鐵甲艦

定遠號紀念艦

■程志強 劉石欣

走近停泊於威海灣畔的定遠號紀念艦,就走進了一段帶有悲壯色彩的歷史。廣闊無垠的黃海海面,體形高大的鐵甲艦,讓人不由想到甲午海戰的風雲激盪。歷史與現實在定遠號紀念艦上交匯,向人們呈現着一連串厚重的啓示。

定遠艦是寫入中國近代史的鉅艦之一。它於1881年下水,1885年服役,是當時西方先進造艦技術的結合體,吸收了英國和德國兩型戰艦的優秀設計,由德國一家造船廠製造。其體形龐大、鐵甲堅固,裝備着各型火炮22門,艏艉各有1門150毫米口徑的鋼箍套炮。它曾被中國近代科學家、企業家徐建寅譽為“似可列於當今遍地球第一等之鐵甲艦”。

也正因此,定遠艦服役後,曾作為北洋艦隊的旗艦,率領編隊巡弋在廣闊海域,出訪俄羅斯、朝鮮半島、日本等。

1894年的黃海海戰中,面對航速高、機動性強、火炮射速快的日本聯合艦隊,定遠艦及其他北洋水師戰艦與敵人展開激戰。面對日艦的圍攻,定遠艦“各將弁誓死抵禦,不稍退避”。在管帶劉步蟾指揮下,定遠艦與其他戰艦相互策應,一次次重創敵艦,在自身付出很大代價情況下,迫使日軍戰艦撤離。

在後來的劉公島保衞戰中,定遠艦遭到日本魚雷艇偷襲。受重創擱淺後,定遠艦還在用克虜伯副炮還擊,擊毀日軍一艘魚雷艇。最後時刻,定遠艦被北洋水師自行炸燬,“以免資敵”。

從“第一等之鐵甲艦”到最後的“自毀”,定遠號鐵甲艦的命運讓人在唏噓之餘也深入思考。它帶來的啓示有很多。啓示之一,“盾”好還要“矛”尖,悍將更需利器。一個國家必須不斷髮展本國軍工企業,如此才能始終握有制勝的利器、重器;啓示之二,不僅要“鋼”多,“氣”也要足。戰勝敵人的最根本力量在於精神,只有敢於鬥爭、百折不撓,不斷煥發血戰到底的強大精神力量,才能最終壓倒敵人而不被敵人所壓倒;啓示之三,平時多流汗,戰時才能少流血,能戰才能止戰,善戰才能勝戰。

從一定意義上來説,定遠號鐵甲艦像長鳴的警鐘,時刻提醒着人們安不忘危、強軍不怠;它也像一座豐碑,銘刻着炎黃子孫敢於亮劍、殞身不恤、寧死不屈的民族精神。

也正因為如此,2005年4月,依據史料按1∶1比例複製建造的定遠號紀念艦問世,從劉公島附近海域駛入威海灣畔,錨泊於此。定遠艦也由此開始以新的姿態展現在人們面前,向華夏兒女傳遞着“練兵不怠、忘戰必危” “軍強才能國安”的道理。

打響十月革命第一炮的巡洋艦

阿芙樂爾號紀念艦

■張佳琦 喻潤東

在聖彼得堡附近的涅瓦河畔,停泊着一艘巨大的軍艦——阿芙樂爾號紀念艦。在絡繹不絕前來參觀的人眼裏,這艘巡洋艦最吸引人的地方或許各有不同,但有一個共識是:阿芙樂爾號巡洋艦是十月革命的 “歷史見證者”。

1900年,沙俄聖彼得堡“新海軍上將”船廠建成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緩緩滑入涅瓦河中。3年後,它正式服役,不久就與一場大戰迎頭撞上。

1905年,阿芙樂爾號巡洋艦參加了日俄戰爭中的對馬海戰。戰場上的失利,使遭受重創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開始了長達10餘年的蟄伏。

1917年11月6日夜,停靠在涅瓦河畔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政委別雷舍夫接到了彼得格勒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配合赤衞隊發動起義,奪取政權。很快,該艦拔錨起航,隨即控制了尼古拉耶夫橋,確保了赤衞隊向市中心開進時道路暢通。

11月7日(俄歷10月25日)上午,阿芙樂爾號巡洋艦上的電台播發了列寧起草的《告俄國公民書》,向全世界宣佈蘇維埃已經掌握了政權。當晚,阿芙樂爾號巡洋艦炮轟臨時政府所在地冬宮,宣告了“十月革命”的開始,也把“十月革命一聲炮響”深深鐫刻進歷史中。

作為紀念艦,阿芙樂爾號巡洋艦還有一段悲壯的歷史。

1941年,德國入侵蘇聯,炮口直指列寧格勒。波羅的海艦隊接到命令:全部艦炮集中火力支援列寧格勒重要地段的守衞部隊。此時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已時過境遷,艦炮射程基本夠不到敵軍。水兵們把艦上的主炮一門門拆下,組成了一支共有9門火炮的“波羅的海艦隊獨立特種炮兵連”,把陣地由水上搬到了列寧格勒城郊。

停泊在港口內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隻剩一門主炮作戰,無力抵擋德軍的狂轟濫炸。危急時刻,它選擇了自沉於港灣之中,這使得這艘紀念艦的榮耀底色中多了一份寧死不屈的悲壯。

衞國戰爭勝利後,蘇聯軍民將其打撈了起來。2014年,阿芙樂爾號巡洋艦被送回母港喀琅施塔得造船廠進行維修。兩年後,它作為紀念艦向遊客開放。

在21世紀的舞台上,這艘百年老艦仍堅守着它的“戰位”,向人們無聲訴説着那段崢嶸歲月。

以國家名義保留下來的戰艦

勝利號、貝爾法斯特號紀念艦

■宋 琢 高 羣

“長相”迥異的勝利號和貝爾法斯特號是英國較為出名的兩艘紀念艦。

從艏樓到艦艉,從船身到桅杆,從地板到天花板……目光所及之處,勝利號風帆戰列艦的木質構件隨處可見。加上3根高高的主桅杆、面積很大的風帆和上百門大炮, “木質戰艦時代”的艦船特點被該艦詮釋得淋漓盡致。

對該艦的經歷稍加回顧,就會發現,它是一艘名副其實的戰艦,曾以旗艦身份參加過韋桑島、聖文森特角戰役等多次海戰。在此期間,該艦數次轉服預備役和退役,又多次在改裝後重返戰場。

1805年,在特拉法爾加海戰中,它作為納爾遜勳爵的座艦,指揮英國艦隊一舉擊敗法國、西班牙聯合艦隊,確立了英國海上強國的地位。

由於屢次建立功勳,又有與納爾遜並肩作戰的經歷,它沒有遭到大多數戰艦那樣最終被拆解的命運。

1922年,勝利號風帆戰列艦被移至幹船塢存放。

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是英國第二艘以國家名義保留下來的戰艦。這艘巡洋艦以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市命名,排水量達到11553噸。

上世紀20年代,美、英、法、意、日等國展開新一輪造艦競賽。貝爾法斯特號就是英國的參賽作品之一。該艦將主炮數量增加至12門,口徑為152毫米。

憑藉強大的火力,貝爾法斯特號服役後四處征戰,參加了不少知名海戰。1943年,貝爾法斯特號與其他英軍艦船一起,擊沉了德國的沙恩霍斯特號戰列巡洋艦。

1944年,它作為護航艦,參加了航母編隊對德國僅存的戰列艦提爾皮茨號的攻擊。同年6月,它又趕赴英吉利海峽,參加了諾曼底登陸戰役,擔任東部火力掩護羣的指揮艦,向德軍岸防陣地發射了數千發炮彈。

1963年,該艦退役,被定位為紀念艦得以保存。

起始就打上“紀念”印記的風帆護衞艦

憲法號紀念艦

■張 偉 李志強

在美國波士頓,有一條紅磚鋪就、蜿蜒3公里多的街道。波士頓16處歷史文化遺蹟,被這條路像串珠般穿在一起。在這串珠鏈上, 最後一顆珠子,是一艘被叫作“憲法號”的戰艦。

憲法號戰艦由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為其命名,取此艦名是為了紀念於1789年生效的美國憲法。因此,從一定意義上講,它從剛開始就是一艘紀念艦。

憲法號戰艦是木殼三桅風帆護衞艦。它滿載排水量2200噸,擁有38門不同口徑的火炮,航速能達到24千米/小時,可搭載數百名水兵作戰。

儘管起初的命名就使該艦帶有一定紀念色彩,但在實際使用時,它同樣也得在海戰場上拼殺。在1812年開始的美英戰爭期間,該艦前後參加了40多次海戰。在一對一的戰艦較量當中,它屢次戰勝強大對手,一度被誤以為側舷包裹着鐵甲,被美國民眾稱作“老鐵甲”。

1812年8月,憲法號風帆護衞艦與英國軍艦在波士頓外海開戰,重創英艦並導致其沉沒。同年12月,該艦在巴西外海與英國軍艦展開激戰,以死亡34人的代價擊斃擊傷英軍150人。

美英戰爭結束後,這艘艦退役,停泊在港口,等待着拆解。當時,一名詩人寫下的詩歌《老鐵甲》被報紙登載後,喚起了人們對這艘戰艦的關注與熱議。該艦因此逃過一劫,最終被保存了下來。

如今,憲法號紀念艦仍然停泊在位於波士頓的查爾斯頓海軍基地一號碼頭。

這艘戰艦以其帶有紀念色彩的命名出名,以其不俗的戰績立身,卻以一首詩引發的廣泛關注而得以留存,也算是一段傳奇。

被擊沉後殘骸被留存在水下的戰列艦

亞利桑那號紀念艦

■胡 楠 李 羣

與其他陳列在專門場館中的紀念艦不同,只剩下殘骸的亞利桑那號戰列艦依然躺在美國夏威夷州瓦胡島南端珍珠港附近的海面下,以特殊的方式提醒人們不要忘記珍珠港事件及那段慘烈的歷史。

作為美海軍賓夕法尼亞級戰列艦的二號艦,亞利桑那號自1916年服役以來,一直往返於美國東西海岸、加勒比海以及夏威夷之間,擔負着訓練任務。

當時沒有人會想到,這艘排水量達3萬噸、裝備着12門重炮的戰列艦,會在20多年後遇到致命一擊。

1941年12月7日,星期日。晨光裏,亞利桑那號與其他幾艘戰列艦並排靠泊在珍珠港的碼頭邊。日本派出的350多架戰機向珍珠港撲來,一時間,珍珠港變成了血與火的海洋。

面對炸彈和魚雷的瘋狂攻擊,靠泊在碼頭的艦船相繼被擊中。亞利桑那號戰列艦的前部彈藥庫被炮彈擊中,引起殉爆。據倖存的美國水兵回憶,當時該艦爆炸的場面猶如火山噴發,濃烈的煙霧和火焰衝破船殼甲板躥向空中,將不計其數的金屬碎片和人體殘肢拋向四周……

這次大爆炸,導致亞利桑那號前部艦體的內部結構被徹底破壞,如同被無形大手掏空了內臟。缺乏底部支撐的前主炮塔等完全塌陷,墜入因爆炸而形成的艦體空洞中,失去水密功能的艦體迅速下沉。不到10分鐘,該艦沉沒,艦上的上千名水兵陣亡,其中有900多人仍在艦內。因爆炸引發的大火,整整燒了兩天兩夜才熄滅……

從戰術層面來講,偷襲珍珠港是日本取得的一場大勝。不到2個小時的空襲中,日軍以損失29架飛機和幾艘小型潛艇的代價,擊沉了包括亞利桑那號在內的4艘戰列艦,炸燬美軍188架飛機,受損的建築、艦船和戰機則更多。

對美國來説,此役則是一記令其蒙羞的重拳,徹底改變了美國對戰爭的態度。亞利桑那號沉沒的第二天,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發表了 “國恥”演講,並簽署對日本宣戰的聲明。

不同於珍珠港事件中其他受損戰艦,亞利桑那號艦體損毀嚴重,打撈和修復成本高昂。因此,在獲得一枚勳章後,亞利桑那號的艦體拆除了上層建築及火炮,殘骸仍保留在原位的水下12米處。

1962年5月,時任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指定在亞利桑那號沉沒處建立國家陵園,這就是亞利桑那紀念館的來歷。

因為亞利桑那號被擊沉之前剛加註滿燃油,80年來,在海水壓力作用下,其庫存的燃油仍會從鏽蝕的鋼板中一點點滲出。這些滲出的燃油,還有另外一個名字——“亞利桑那的眼淚”。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