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星火燎原|孟良崮戰役結束後,敵王牌師少將旅長向我軍求救

來源:解放軍報微信作者:陳茂輝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1-10-07 23:50

百年大黨,風華正茂!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值此之際,解放軍報微信“熄燈號”特別推出“四史微講堂”欄目,講述紅色經典,弘揚先輩精神。

作者簡介

陳茂輝,文中身份為華東野戰軍第4縱隊11師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傾聽經典故事 追尋紅色記憶”系列之二百一十九

王牌師少將旅長求救

■陳茂輝

一九四七年五月十六日上午,孟良崮戰役基本結束,司令員陳毅和副司令員粟裕同志指示我們搜索殘敵。當我們來到一片窪地時,突然聽到有人喊叫:“救命啊,救命啊!”走近一看,是個國民黨軍官,他見到我後,就從衣袋裏掏出一張名片,我接過來掃了幾眼,上面寫着:整編第七十四師第五十七旅少將旅長陳噓雲。原來,他負了重傷,不能行走,哀求我們把他抬走。

望着他那一副狼狽相,我説:“你們不是講共產黨抓住俘虜就殺嗎,你怎麼承認自己是國民黨的少將旅長呢?”“唉!”陳噓雲苦笑了一下,尷尬地説:“那是政訓人員的欺騙宣傳,其實我知道你們是絕對不殺俘虜的!”他生怕我們不救他,又苦苦哀求説:“你們救救我,把我抬走吧!否則我不是流血死,也會餓死或被國民黨打死啊!”

這傢伙説着説着,哭出聲了。看他那一身高級軍官的打扮,腰裏掛着標誌着“軍人魂”小劍,可以想象出,他曾經是一個神氣十足的傢伙,可是眼下,卻成了一條落水狗,只能搖尾乞憐了。

提起國民黨整編第七十四師,我們每個人都恨之入骨。從感情上來講,不要説是抬他下山,就是把他碎屍萬段,也解不了我們的心頭之恨。但是,感情代替不了政策。我黨我軍寬待俘虜的政策是必須執行的,這是人民軍隊區別於任何反動軍隊的重要標誌。

於是,我對身旁的警衞員霍庭舉説:“小霍,你把他背下去吧!”“不!”小霍氣憤地説,“我才不揹他呢。”霍庭舉本來也是在國民黨七十四師當兵,在漣水戰鬥中解放過來,到了人民軍隊後,變得愛憎分明。

這時,幾個擔架隊員過來了。我説:“你們把他抬下去。”幾個擔架隊員開始以為是我們自己的同志,趕忙鋪擔架。當他們看到是個國民黨軍官時,一個個氣得咬牙切齒,憤怒地把擔架從地上拉起來。一個隊員説:“他們殺了我們多少老百姓啊,怎麼能抬他呢!”還有一個隊員拿起木棍要打死他,我連忙上前阻止,耐心地向他解釋我軍寬待俘虜的政策:對待敵軍負傷官兵,只要他放下武器,而條件又許可,也要給他們包紮搶救。

忽然,前邊來了一隊人馬,縱隊梅參謀長為了我們的安全,親自帶人接我們來了。我把國民黨少將旅長要求我們救他的事,向梅參謀長彙報了。“那就把他抬走吧!”梅參謀長説。

“轟隆隆!”敵人增援部隊的炮彈又飛了過來,在我們的周圍騰起了一股股氣浪,參謀長命令大家趕快卧倒。我們一趴下,擔架隊員們以為我們的同志負了傷又抬着擔架跑過來。趁這機會,我又讓幾個戰士把陳噓雲抬到擔架上。陳噓雲傷勢很重,倒在擔架上“哎喲哎喲”地叫喚。“叫什麼?”擔架隊員斥責道,“今天沒揍你,算便宜你了!”這下,陳噓雲不敢吭聲了。我讓警衞戰士和擔架隊互相輪換,抬着他爬了一山又一山。

拂曉,我們來到了華東野戰軍前線指揮部駐地沂水縣坡莊。儘管天快亮了,可首長們還沒有睡,陳毅、粟裕、譚震林、張鼎丞、鄧子恢、鍾期光等首長仍在忙碌着。在馬燈下,陳毅司令員見了我們,忙問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我把事情經過向首長作了彙報,並把陳噓雲的名片也交了上去。

這時候,鄧子恢首長來到我們身邊,他表揚我們説:“同志們執行黨的政策是對的。敵人放下了武器,就要優待他嘛。”隨後,讓我們把陳噓雲交給衞生所包紮處置,再給他弄點雞湯增加些營養。

雖然時間過去了這麼久,可是這段往事仍很清晰,它是戰爭年代中,我軍政治工作光榮傳統的一個例證,這也是我軍克敵制勝的一個法寶啊!

(本文選自《星火燎原》,略有刪減;《星火燎原》是毛澤東題寫書名,朱德作序,無數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寫就的紅色經典,生動再現了壯懷激烈、驚天動地的革命故事,承載着我黨我軍的基因血脈,藴含着偉大的革命精神。)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